辅文

  内容提要 本文所报道的17例新石器时代人类颅骨出土于内蒙古自治区察右前旗的庙子沟遗址,其年代相当于仰韶文化晚期阶段。对该组颅骨的观察和测量结果表明,庙子沟新石器时代居民的体质特征与现代东亚蒙古人种最为接近。
  庙子沟遗址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盟察右前旗境内的黄旗海南岸,其年代相当于仰韶时代晚期 (魏坚,1988)。1985~1987年间,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该遗址进行了大规模的连续发掘,除获得丰富的文化遗物之外,尚在遗址中的房屋内以及房屋周围的窖穴中发现70余具人类遗骨。有关学者推测他们可能是一次突发性的灾难 (如瘟疫) 中的牺牲者 (魏坚,1991)。1989年秋季,笔者应邀前往庙子沟野外工作站对上述人骨标本进行了性别和年龄鉴定,并从中选择出完整或比较完整的成年人颅骨17例进行了人类学特征的观察与测量,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一、颅骨的非测量性形态特征


  本文所研究的庙子沟新石器时代人类颅骨共计17例 (男性8例,女性9例),均系成年个体 (年龄范围为17~50岁)。其中除2例 (男女性各一例) 缺少下颌骨标本之外,其余15例颅骨均具有与之相配套的下颌骨。
  庙子沟组新石器时代颅骨男女两性的非测量性形态特征的观察和统计结果见表1。
  在男性颅骨 (图版一二八) 中,颅形多为卵圆形,约占75%,其余为椭圆形。眉弓普遍颇为发达,在8例标本中眉弓中等发育程度者仅有1例,其余7例均属显著以上的发育等级。额骨颅斜度中等和明显后倾者各占一半。在8例颅骨中除1例在额骨鼻突部保留有一小段额中缝外,其余标本均未观察到额中缝的存在。颅顶缝各段中,顶段和后段的结构略显复杂一些,多数标本为锯齿型,而在前囟段和顶孔段中则以微波型和深波型者占绝对优势。乳突多数较大,枕外隆突发育多较显著。眶形以椭圆形者居多,其次为长方形。梨状孔以梨型为主,梨状孔下缘结构以鼻前沟型最多,其次为鼻前窝型和锐型。鼻前棘发有较弱,多数标本属BrocaⅡ级。犬齿窝发育中等者居多,其次为发育弱者,发育较显著者仅有1例。鼻根点凹陷较深者有5例,其余3例则较浅。颧骨上颌骨下缘转角处穴圆钝者占绝大多数 (约为87.5%)。矢状嵴发育明显,除1例标本外,其余7例颅骨上均可观察到不同程度的矢状嵴存在。腭形中抛物线形和椭圆形者各占50%。腭圆枕多属丘状,另有2例为嵴状。下颌骨颏部形态以方形者居多,下颌角区多为外翻型。此外,在半数以上的下颌骨标本中可观察到下颌圆枕。

图版一二八 (CⅩⅩⅧ) 庙子沟出土男性人头骨,1.M29 :3正面

图版一二八 (CⅩⅩⅧ) 庙子沟出土男性人头骨,2.M29 :3侧面

图版一二八 (CⅩⅩⅧ) 庙子沟出土男性人头骨,3.M29 :3顶面

图版一二八 (CⅩⅩⅧ) 庙子沟出土男性人头骨,4.M29 : 3后面

表1 庙子沟组新石器时代颅骨男女两性的非测量性形态特征
  Noumetric characters of the neolithic male and female skulls unearthed from Miaozigou site


  女性颅骨 (图版一二九)与男性标本之间的主要差别是: 眉弓发育较弱;额骨平直者居半数以上,缺少倾斜者;颅顶缝结构更为简单;乳突和枕外隆突发育较弱; 眶形中以方形者居多,其次为椭圆形,从而反映出女性的眶形较男性的为高;梨状孔形状多为心型,梨状孔下缘结构中以锐型和钝型为主;犬齿窝发育更弱; 多数女性标本无鼻根点凹陷; 女性标本中颧骨上颌骨下缘转角处欠圆钝者的比例小于男性; 矢状嵴的发育程序低于男性;下颌骨颏部形态中以尖形者居多,其次为圆形; 下颌角区形态缺少外翻型者。

图版一二九(CⅩⅩⅨ) 庙子沟出土女性人头骨,1.M4 : 1正面

图版一二九(CⅩⅩⅨ) 庙子沟出土女性人头骨,2. M4 : 1侧面

图版一二九(CⅩⅩⅨ) 庙子沟出土女性人头骨,3.M4 : 1顶面

图版一二九(CⅩⅩⅨ) 庙子沟出土女性人头骨,4.M4 : 1后面


  从以上男女两性颅骨非测量性特征的差异来看,其中绝大多数项目所体现出来的区别明显属于正常的性别差异。综合上述形态观察的结果,庙子沟新石器时代居民一般具有比较简单的颅顶缝结构,欠发达的鼻前棘、犬齿窝和鼻根点凹陷,转角处欠圆钝的颧骨上颌骨下缘形态,以及较高的矢状嵴和下颌圆枕出现率等群体遗传学性状。这些特点均与亚洲蒙古人种的特征颇为接近。

二、颅骨的测量性形态特征


  庙子沟组新石器时代颅骨男女两性各主要测量项目的平均值见表2。

表2 庙子沟组新石器时代颅骨男女两性各主要测量项目的平均值
  Metric characters of the neolithic male and female skulls unearthed from Miaozigou site

(单位:长度:毫米;角度:度)


  在男性颅骨中,从颅指数上看有半数为中颅型,2例为长颅型,其余2例则分别为圆颅型和特圆颅型,平均值属中颅型。颅长高指数方面除1例为正颅型外,其余6例均为高颅型。在颅宽高指数上所有的标本均系狭颅型。由此可见,中颅型、高颅型和狭颅型的结合是该批男性居民的典型颅型特征。由上面指数来看,绝大多数的标本均为中上面型。综合面部突度指数、总面角、鼻面角和齿槽面角待项特征来分析,该组男性居民一般具有垂直方向上较为平直的面部和较明显的齿槽突颌性质。在眶形方面,该组居民普遍具有偏低的中眶型的特点。鼻指数显示有半数个体为中鼻型,其次为阔鼻型,属狭鼻型者仅有1例,平均值亦属中鼻型。腭形方面以阔腭形者占绝对优势。额型的变异比较明显,其中以狭额型者居多,共有5例,另有阔额型2例和中额型1例。枕骨大孔偏狭者居多,枕大孔指数和平均值亦属狭型。
  女性颅骨的大多数测量性状均与男性相仿,所不同的只是与男性组织比较,女性组的面部垂直方面和突出程度和齿槽突颌程度更为明显,眶型略高,鼻型较阔。上外,无论男性组或女性组,庙子沟新石器时代居民一般者具有较大的鼻颧角,从而显示出他们的面部颇为扁平。

三、种族类型


  为了进一步验证本文前面通过对颅骨非测量性状进行形态观察后得出的关于庙子沟新石器时代居民与亚洲蒙古人种在种系特征上比较接近的初步印象,下面使用表3中所列入的17项颅面部主要测定值将庙子沟新石器时代居民组与现代亚洲蒙古人种及其各区域性类型的相应变异范围进行比较。
  从表3的比较中可以看出,在17个项目中,庙子沟组落入亚洲蒙古人种变异范围的共有15项。此外,颅宽高指数 (102.95)尽管超出了变异范围 (85.2—102.8),但亦极其接近亚洲蒙古人种相应数值的上限。实际上,该颅骨组与亚洲蒙古人种差异较大的项目仅有眶指数1项。但如果对照一下在我国境内出土的其他许多组新石器时代颅骨的资料,我们便不难发现,庙子沟组所具有的这种眶型偏低的现象乃是我国新石器时代居民中普遍存在的一个共同特点。因此,该组颅骨无疑应归属于亚洲蒙古人种的范畴。
  如果再进一步将庙子沟组与亚洲蒙古人种的各区域性类型进行比较,我们又可以发现,该组落入北亚人种的项目包括颅长、颅指数、额角、上面高、上面指数、鼻额角和鼻指数等7项,其余10个项目都不同程度地超出了北亚人种的相应界值。从而反映出庙子沟新石器时代居民在许多基本的颅面部体质特征上与北亚人种差距较大,尤其是在颅型和面部的宽度方面,二者相差悬殊。北亚人种通常具有低而阔的颅型和很大的颧宽绝对值,而庙子沟组的相应特征则是典型的高、狭颅型和中等宽度的面形。值得注意的是,庙子沟组的鼻根指数值较大,虽超出北亚人种界值范围但却极为接近其上限,该组所具有的颇大的鼻颧角与北亚人种的相应特征十分相似,由额角所反映出的额部倾斜程度亦同后者比较一致。
  庙子沟组落入东北亚人种变异范围的项目也有7项,其中包括颅宽、颅提数、颅高、上面指数、鼻颧角、总面角和鼻根指数。其余的10项测定值均超出了东北亚人种界值范围,从而表现出二者之间的关系比较疏远。一般来说,东北亚人种常常具有很大的颅长绝对值和正颅型的特点,而本文标本的颅长中等并具有显著的高颅型特征。在面部特征中,庙子沟组中等的颧宽值和偏阔的中鼻型等特点也与东北亚人种极为宽阔的面形和狭鼻型性状判然有别。此外,该组在额部倾斜度方面也不同于东北亚人种明显后倾的斜额类型。

表3 庙子沟组新石器时代居民颅骨与现代亚洲蒙古人种的比较 (男性)
  Comparison of the main metric characters between Miaozigou neolithic crania and some modern Asiatic Mongoloids (male)

(单位: 长度: 毫米; 角度: 度)


  注:亚洲蒙古人种的各项数据引自潘其风、韩康信(1984)。
  庙子沟新石器时代居民与南亚人种之间的差距就更为悬殊。在17个比较项目中,该组落入后者界值的项目只有颅长、颅指数、最小额宽、垂直颅面指数和总面角等5项,其余12项均不同程度地超出了南亚人种的变异范围,因而显示出二者之间存在着相当大的体质差异。
  相对来说,庙子沟组在若干项体质特征上与东亚人种之间的关系显得比较密切。在17个比较项目中,本文标本落人东亚人种变异范围的共有颅长、颅指数、颅长高指数、最小额宽、上面高、垂直颅面指数、上面指数、总面角和鼻指数9项。此外,颅宽、颅高和颧宽3项测定值虽然超出了东亚人种的界值范围,但亦分别极为接近其上、下限。颅宽高指数尽管超出东亚人种界值上限的幅度略大,但由其所反映出的典型狭颅性状却亦与东亚人种颅型偏狭的特点比较接近。因此,实际上本文标本与东亚人种差异较大的项目仅有眶指数、鼻根指数、额角和鼻颧角4项。在这4个比较项目中,眶指数所体现出的低眶倾向应系新石器时代居民的一种带有普遍性的特征。由额角、鼻颧角和鼻根指数所反映出的较为后倾的前额、颇大的面部扁平度和略高的鼻根部形态与东亚人种差别较大,但正如本文前面已经分析过的那样,恰恰是在这几项特征上,庙子沟组新石器时代居民与北亚蒙古人种却比较接近。因此,我们认为,庙子沟新石器时代居民的基本种族类型应归属于东北蒙古人种,但同时也可能包含了某些接近北亚蒙古人种的体质因素。

四、分析与讨论


  为进一步了解庙子沟新石器时代居民与现代亚洲各地区居民之间在体质特征上的相互关系,本文根据颅长、颅宽、颅高、最小额宽、颧宽、上面高、眶高、眶宽、鼻高、鼻宽、颅指数、颅长高指数、颅宽高指数、上面指数、眶指数、鼻指数、额宽指数和总面角18项颅骨测量和指数的平均值,计算庙子沟组与华北、华南、蒙古、因纽特和通古斯5个近代组(数据分别转引自潘其风、韩康信,1982和潘其风、韩康信,1984) 之间的平均数组间差慢均方根函数值,结果见表4。

表4 庙子沟组与近代对比组之间的平均数组差均方根值
  Comparative result between Miaozigou crania and some modern craula


  从表4中的组差均方根函数值的计算结果可以看出,庙子沟组与近代居民中的华北组之间在体质特征上最为接近,其次为华南组,而与因纽特、蒙古、通古斯3个近代组之间显然存在着较大的形态差异。
  下面再对庙子沟组与我国其他地区的新石器时代居民在体质特征上的相互关系进行探讨。新石器时代对比组中,本文选择了仰韶合并组、柳湾合并组 (潘其风、韩康信,1984)、西夏侯组 (颜訚,1973)、庙底沟组 (韩康信、潘其风,1979) 和河宕组 (韩康信、潘其风,1982)。此外,为了考察庙子沟新石器时代居民与本地区其他古代居民在体质类型上的联系,本文又增选了毛庆沟饮牛沟A组、毛庆沟饮牛沟B组和崞县窑子组 (朱泓,1991) 3个古代对比组。上述3组颅骨资料出自与庙子沟遗址邻近的乌兰察布盟凉城县境内,属青铜时代遗存,其年代的下限可能跨入早期铁器时代。
  本文仍采用计算平均数组间差异均方根函数值的方法将庙子沟组与上述8个古代对比组进行比较。用于比较的测定值包括颅长、颅宽、颅高、最小额宽、颧宽、上面高、眶高、眶宽、鼻高、鼻宽、颅指数、颅长高指数、颅宽高指数、上面指数、眶指数、鼻指数、额宽指数和总面角18项,其计算结果见表5。

表5 庙子沟组与古代对比组之间的平均数组差均方根值
  Comparative result between Miaozigou crania and some ancient craula


  从表5中的组差均方根函数值来看,在新石器时代各对比组中,庙子沟组与仰韶合并组的关系最为密切,其次是庙底沟组与西夏侯组,本文标本与河宕组与柳湾合并组的关系则相对比较疏远。
  关于由庙子沟组所代表的内蒙古中南部地区新石器时代居民与陕、晋、豫地区仰韶文化居民之间的渊源关系问题,有关学者已根据考古学文化特征的分析做出推断,认为内蒙古中南部地区富有特色的远古文化的形成是由于在中原地区仰韶文化繁荣发达时期,部分仰韶农人沿着黄河河谷北上开拓新的农田,来到富饶的河套地区安营扎寨,与当地居民混合共存的结果 (严文明,1991)。从本文研究的结果来看,这种推论是不无道理的。在5个新石器时代对比组中,庙子沟组与仰韶合并组的函数值最小,说明二者之间在体质特征上最为接近。而这种遗传学特征上的相似性或许就与中原仰韶农人移民所产生的基因流冲击有关。同时我们还必须注意到,尽管中原仰韶居民和庙子沟居民在基本体质特征上有着较多的一致性,但差异仍然存在,例如本文前面所提到的在庙子沟新石器时代居民中含有的很大的面部扁平度、鼻根指数偏高等类似北亚蒙古人种的体质因素就不同于中原仰韶居民。而这些带有北方蒙古人种色彩的体质因素或许就是内蒙古中南部地区早期新石器时代原住居民所固有的性状。本文在现有资料的基础上所做出的上述推论尚有待于该地区早期人类学资料的发现和研究后证实或者修正。
  在乌兰察布草原地区的3个青铜时代一早期铁器时代对比组中,庙子沟组与毛应沟饮牛沟A组之间的函数值最小,表明二者之间在体质特征上也存在着比较接近的关系。从表5中的计算结果上看,庙子沟组与毛庆沟饮牛沟A组之间的关系甚至较之前者与西夏侯组之间的更为密切。毛庆沟饮牛沟A组所代表的居民在文化特征上属于一种带有浓厚草原游牧民族性质的文化,即著名的 “鄂尔多斯青铜文化”,不少学者都认为该文化应与匈奴人的起源有关 (田广金、郭素新,1986; 乌恩,1991)。至于这种 “先匈奴文化” 的渊源问题,目前学术界已有人从地理环境的考察入手,提出该地区在仰韶时代之后的龙山时代,气候的干湿和冷暖发生了变化: “一个有利于农业发展的环境转变为不利于农业发展的环境,农业文化逐渐被畜牧业文化所代替。由此可以看出,鄂尔多斯式青铜器的出现,与龙山时代晚期以后冷干环境的普遍存在有直接关系。龙山时代以后的人类适应这种环境,首先需要调整土地利用方式,由农转牧” (田广金、史培军,1991)。本文的研究结果似乎可以从人类群体遗传学的角度为该地区游牧民族文化起源于农业文明的论点提供某些可资参考的论据。
  本文所研究的人骨资料由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魏坚同志提供,图版中的照片由吉林大学考古学系技术室赵东同志协助摄制,作者在此一并致谢。

朱 泓
  吉林大学考古学系

THE NEOLITHIC HUMAN SKULLS UNEARTHED FROM MIAOZIGOU SITE IN CHAYOUQIAN BANNER,INNER MONGOLIA

Zhu Hong
  (Department of Archaeology,Jilin University,Chngchun 130023)


  Key words Human skulls; Physical feature; Eastern Asiatic Mongoloids; Miaozigou Site; Neolithic age

Abstract


  The Neolithic human skulls studied in this paper were excavated from Miaozigou site,Chayouqian banner,Inner Mon-golia. The cranial materials (8 males and 9 females ) are all adult skulls ( 17 ~ 50 years of age ). The author described themorphological features of Miaozigou crania in some details and discussd the problems concerning the racial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Miaozigou crania and other modern and ancient crania of Asiatic Mongoloids.
  The physical characteristics of Miaozigou crania show that their racial type is mainly related to the modem Eastern Asi-atic Mongoloids. In comparison with some ancient and modem crania,the Miaozigou crania are mostly similar to the craniaof Yangshao Neolithic population and the modem North Chinese crania.
  注释:
  ① 平均数组间差异均方根函数值的计算公式和使用说明详见潘其风、韩康信 (1984)的有关叙述。因纽特人旧称爱斯基摩人,因后者含有贬意,本文采用 “因纽特”的名称。
  ② This project is supported by the Soci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参考文献:
  田广金、史培军,1991.内蒙古中南部原始文化的环境考古研究.内蒙古中南部原始文化研究文集,119~132.海洋出版社,北京.
  田广金、郭素新,1986.鄂尔多斯式青铜器.文物出版社,北京.
  乌恩,1991.内蒙古中南部考古工作在北方青铜文化研究中的地位.内蒙古中南部原始文化研究文集,21 ~24.海洋出版社,北京.
  朱泓,1991.内蒙古凉城东周时期墓葬人骨研究.考古学集刊 (第七辑),169~191.科学出版社,北京.
  严文明,1991.内蒙古中南部原始文化的在关问题.内蒙古中南部原始文化研究文集 .3~12.海洋出版社,北京 .
  韩康信、潘其风,1979.庙底沟二期文化人骨的研究.考古学报,(2): 255~270.
  韩康信、潘其风,1982.广东佛山河宕新石器时代晚期墓葬人骨.人类学学报,1 (1): 42~52.
  潘其风、韩康信,1982.东汉北方草原游牧民族人骨的研究.考古学报,(1): 117~136.
  潘其风、韩康信,1984.柳湾墓地的人骨研究.青海柳湾,261~303.文物出版社,北京.
  颜訚,1973,西夏侯新石器时代人骨的研究.考古学报,(2): 91 ,126.
  魏坚,1988.察右前旗庙子沟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国考古学年鉴 (1987),119.文物出版社,北京.
  魏坚,1991.庙子沟与大坝沟有关问题试析.内蒙古中南部原始文化研究文集,113~118.海洋出版社,北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