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中华民族诞生和成长的摇篮。其古老、深邃、博大、渊远流长的文明史,象一部纷繁浩渺的历史巨著,随着一次又一次重大的考古发现而揭开、而深入、而展现在世人面前。此次万家寨水利枢纽考古工程所取得的成果,再一次成为母亲河两岸中华民族璀灿辉煌的文明史的绝好印证,同时也成为各民族人民团结奋斗、共同开发内蒙古的实物资料。
  万家寨水利枢纽位于黄河中游的晋蒙交界地带,西依辽阔雄浑的鄂尔多斯高原,东邻连绵起伏的晋北山地,北近阴山山脉,南接晋陕峡谷,南北纵长64公里,是内蒙古中南部考古研究的重心地带。万家寨水利枢纽是国家 “八五” 期间的重点工程,为配合万家寨水利枢纽工程而进行的文物抢救发掘工作是近年来自治区文物部门承担的大型考古项目。从1993年开始,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当地盟市旗县各级文物部门的配合下,开始了大规模的库区考古调查工作。经过5年多的艰辛劳动,考古工作取得了可喜的成果。截止1998年底,发掘总面积达8000余平方米,钻探总面积达180000平方米,发现古遗址、古城址、古墓地16处,迁建古戏台、寺庙等古建筑12处,清理房址、灰坑、墓葬等数百座,出土铜、铁、银、陶、石、骨、玉器等文物千余件。特别是因为此项工作关系着黄河沿岸国家珍贵文物古迹的命运,且内容庞杂、任务繁重,所以在文物考古发掘抢救工作中,各有关部门都倾注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给予了热情的关注和支持。内蒙古自治区计委、文化厅、万家寨水利枢纽工程管理局等主管部门高度重视,统筹安排,积极协调,认真指导,呼市文物管理处、乌兰察布博物馆、鄂尔多斯博物馆、清水河县文管所、准格尔旗文物馆等单位积极配合,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了多支考古发掘及古建维修队伍,不畏艰险,不辞辛苦,顶严寒,冒酷暑,保证了任务高质量如期完成。所以,此次考古发掘抢救工作的圆满结束是各级领导大力支持、各个部门协调作战的成果,是广大文物工作者心血和汗水的结晶!
  这次文物考古发掘工作,在圆满完成文物抢救任务的同时,也取得了丰硕的学术成果。特别是几项重大考古成果的发现,添补了我区考古学研究的空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在伊盟准格尔旗窑沟乡荒地村一个名叫 “寨子圪旦” 的小山包上,发掘出一处以祭坛为主体、并环之以石筑围墙的新石器时代的聚落遗址,围墙依山而建,呈椭圆形。这种石砌围墙与石祭坛相配套,集防御与宗教为一体的原始社会晚期聚落址,在内蒙古中南部极具代表性,为内蒙古乃至中国城市起源的研究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在清水河县发现的西岔遗址是内蒙古中南部首次发现的商周时期聚落遗址。该遗址占地面积达20000余平方米,时代距今3000多年,以出土双鋬高领鬲、高领壶、管銎斧为主要特征,代表了一支新的考古学文化。此类文化遗存的发现,不仅填补了内蒙古中南部商周考古的空白,而且为探索北方系青铜器的流布、北方畜牧或游牧民族的起源设立了新的支点。
  此外,准格尔旗城坡古城及大沙塔、羊山圪旦墓地的发掘,发现了大量的西夏时期文化遗存,这为今后内蒙古学术界从更深的层次研究本地区的西夏文化,将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因此,该报告集的出版,将不但向国内外、区内外展示此次万家寨水利枢纽考古发掘抢救工作中所取得的成果,向内蒙古考古学界提供一部有价值的学术研究专著,而且也为内蒙古地区绚丽多姿的民族文化增添了一份珍贵的史料。同时,我们还希望能够藉此激励广大文物工作者勤奋钻研,勇于探索,通过扎实的工作促进我区文物事业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目前,我们正处在世纪之交的关键时期。2000年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一年,是历史性、标志性的一年,也是 “九五”计划即将完成、“十五”计划即将开始的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对文物工作的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而且西部大开发又为我区文物工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和机遇。回顾过去,我区的文物工作已取得了不小的成绩,瞻望未来,文物事业依然任重而道远。因此,文物工作者应当抓住机遇,迎接挑战,为创造新的辉煌而继续奋斗!

内蒙古自治区文化厅厅长
  二○○○年五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