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夏,去内蒙古考察元上都遗址,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魏坚同志陪同指引。我是第一次到元上都,获益良多。参观之际,魏坚同志告我内蒙古发现之汉墓报告已杀青,主要是河套和呼和浩特地区的汉墓,出版在即,让我先睹为快。我慨然允之。仲秋之时,魏坚同志送报告材料到北京。拜读之后,我深感此报告对研究汉代政府与匈奴间之关系,特别是汉代对河套地区的开发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这个考古报告包括乌兰布和的磴口、包头南郊、乌海新地、鄂托克前旗、准格尔旗、呼和浩特八拜、托克托县古城附近、和林格尔、察右前旗等地的汉代墓葬。以古代地理的分布而言,皆在秦汉长城之内。这些汉墓的时代,据发掘的结果认定,大部分属西汉元帝至东汉光武帝时期,也就是西汉元帝初元元年(前48年) 至东汉建武十六年 (公元40年) 之间。
  在这个地区发现这么多汉墓,令人注意。我认为它反映着三个历史问题。第一,自秦始皇开始便对这个地区极其重视,但是,我们迄今为止并未发现秦墓,说明秦对这个地区的开发,虽有开创之功,然而,真正控制这个地区是在汉武帝以后。第二,自汉武帝以后,特别是昭帝、宣帝和元帝时期,此地设朔方郡十县,移民屯垦; 这些汉墓的发现便是汉代在朔方移民屯垦的见证。第三,这个地区到公元40年即东汉建武十六年以后,汉墓骤然减少,盖因建武二十六年 (公元50年) 东汉王朝撤回河套地区之移民。所以,在这个地区发现的东汉墓较少,是符合历史实际的。
  这个地区的汉墓,不论在墓葬形制,还是在随葬器物上,都与中原地区的汉墓相同。这说明中原地区的移民把其家乡的葬俗带到了北方。
  这个报告中所发表的汉墓,如果放在中原地区是无足轻重的。但是,它是发现在内蒙古河套和呼和浩特地区的西汉中期至东汉时期的墓葬,其历史意义则非同小可。它直接反映了两汉时期汉王朝与匈奴的历史关系,也反映着汉王朝对河套地区移民屯垦的史实。
  这个考古报告的历史价值是不言而喻的。这是我读这个考古报告后的最深刻的体会。魏坚同志嘱我为报告作序,因略陈敝见如上,以为序。

徐苹芳
  一九九七年十月廿四日于北京